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发泡烫画 » 正文

冰山美人在我柔情的怀里沦陷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9:54:34  

  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我喜欢朝阳,喜欢在晨风中迎接它的光芒,这能让我充满希望地开始一天的生活。所以,每天早上6点,我会准时出现在江边的小道上,沿着江滨来回跑上一趟。在晨跑的过程中,我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,男女老少皆有,碰到的次数多了,每每擦肩而过的时候,就会互相微笑地打声招呼,“早上好”。

  微风拂过身体的感觉很好,像是母亲的手温柔地抚过我的脸庞。而晨跑中,最让我期待的是一个时常遇见的少女,她总会安静地牵着一条狗,那是一条温驯的苏格兰牧羊犬,眼睛像会说话一样,总是水汪汪的,就像它的主人。

  那个女孩是属于让人一见难忘的类型,一头如丝的黑发随意盘在脑后,一身白色的运动衣裤,仿佛纤尘不染。养狗的女孩,我认为应该是温柔开朗的,可这个女孩子却有着“冰山”的气质,连她身上的白衣似乎都聚敛着世间的寒冷。见到她时,我的脚步总会不由自主地慢下来,一次又一次,我的视线从她身上停伫又掠过,她逐渐成为我清晨除了阳光之外的第二种期待。

  一次意外,让我和她有了进一步的交流。

  那天,那只苏格兰牧羊犬一改平时的乖巧和优雅,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居然直直地扑向我。女孩从后面赶了上来,急急地唤着:“叮当,回来!”然后抬头对我歉疚地说:“真不好意思。”我笑着摇了摇头,反而抚了抚苏格兰牧羊犬说:“它叫叮当?很可爱很神气的一条狗!”

  自然而然地,我陪着她在江边的小道上行走,她的话很少,但至少她告诉我她叫安安。临别的时候,安安没有多余的神情,依然淡淡的,反而是那只苏格兰牧羊犬不舍地在我脚边转来转去。那一人一狗渐渐走出了我的视线,我却早已期待第二天的相遇。

  此后一连三天都没有见到安安和她的狗,我心里空落落的,仿佛失去了什么。

  这一天,天气阴沉沉的,像是要下雨,但我还是去晨跑了,我不能错过任何一个遇见她的机会。跑到一半的时候,雨倾盆而至,身上的衣服顿时被淋湿了一大半,无比狼狈。知道前面有一座亭子,我飞奔而去。躲雨的人还真不少,才刚刚站定,身后有人递了张餐巾纸给我,转头一看,是安安。依然是一身的白衣,身上虽然沾了些许的水渍,却丝毫无损她的清冽。我接过她手中的餐巾纸正准备简单地擦拭一下,叮当猛然抖落了身上的雨水,于是乎,我又被迫淋了一场“雨”,看到我狼狈的样子,安安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,笑得很美,仿佛春天到来,明媚无比。“这两天怎么没看见你?”我故作不经意地问。“哦,出差了几天。”她平静地回答。

  这时的雨渐渐小了起来,安安看了看天说:“我得走了!”她唤着叮当快步走出亭子。我也跟着走了出去,细雨落在我们的身上,很轻很柔。在这样的雨天,跟安安走在一起,有着莫名的欢喜和快乐。叮当在我们两人之间绕着圈,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,突然觉得,若是永远这样走下去,该多好!

  当她转过身来要说“再见”的时候,我脱口而出:“能知道你联系方式吗?”她愣了愣才说:“我告诉你手机号码,你记得住吗?137××××××××。”我口中念念有词,一路默背着回到家。没想到刚进家门,妈妈一声惊叫:“你怎么浑身都湿透了?”瞬间,那串数字在印象中变得模糊。哎,怪我!从小对数字就没有什么概念,数学成绩一直在及格边缘徘徊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我刻意带了手机,准备充分。然而来来回回跑了两趟,我始终没能遇到安安。缘分这种东西,在我眼里玄而又玄,上一秒得到,下一秒就错过。整整2个月,我的“守株待兔”都没有成效,那串数字颠来倒去试了很多遍都未果。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依然没能忘记她,那个冷冷清清的女孩,笑起来却如百花绽放。失去了那道亮丽的景色,突然觉得那里的一草一木都缺乏生气,我很久没去晨跑了。然后,我相了N次亲,前后跟两个女孩子谈了两段淡如白开水的感情,结果都以分手告终。因为我的心早已遗落在安安身上。

  一天傍晚,我一时兴起去江边散步,黄昏时的落日余晖懒洋洋地洒在人们的脸上,然而这其中没有安安。正在我冥思发呆时,突然有条狗扑到了我的腿上,是条牧羊犬,那狡黠的眼光和热情的神态,分明就是叮当。我惊喜地抬头寻找它的主人,本以为可以看到那久违的倩影,但不是。那是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,神情有些阴郁,他对叮当似乎很不耐烦,甚至有些厌恶。

  “这不是安安的狗吗?”我试探地问他。他不耐烦地回答:“是啊,只不过我们分手了,她没带走这条讨厌的狗!”还没等我再问,他就吆喝着叮当离开了,它一步三回头,目光似乎有些哀伤。我站在原地发呆,安安怎么了,她去了哪里?

  因为天气突变,我得了严重的感冒。医院里人头攒动,都是来看病的。我晕乎乎地缩在角落打吊针,忽然,坐在我前面的女孩用她那微弱的声音说:“护士,帮我拔一下针!”即使那声音再轻,即使我头晕欲裂,我依然能确定那分明就是安安的。心头一颤,两手不由自主地发抖,她站了起来,在看到我的一瞬间,那平静的神情被打破了。

  “怎么是你?”我动了动嘴唇,却发现发不出任何声响,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渐渐平静下来,用嘶哑的声音说:“我找你找了好久!”

  输液室里很安静,似乎连药水通过滴管流进血管的声音都能听见。安安坐在我的身边陪伴我,她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,应该已接近痊愈。走出医院大门,我提议说去吃点东西补充营养。安安犹豫了一会儿说:“还是到我家去吧,我煮点粥。”

  她租了一套不大的房子,却收拾得异常整洁温馨。我虚弱地坐在沙发上,看着她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背影,心底突然涌上一股暖流,如果这一辈子,她都能给我做饭,那我该有多幸福!很快,她端出两碗粥,是再平常不过的三丝粥,配着几样清淡的小菜,我的食欲却很快被勾了起来,转眼就吃了个碗朝天。

  安安温柔地问:“好吃吗?”“好吃,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粥!”她笑了起来,笑得很甜很甜,但依然掩饰不住眼底的那抹孤寂和悲伤。

  或许是因为一起生病,又一起吃了粥,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许多。那天晚上,她告诉了我她的故事。

  她曾经很爱一个男人,那是她的初恋,可他却不是一个坚守爱情的人,他有太多的追求,而她是他可以时时舍弃的对象。安安几千次想要彻底与他划清界限,甚至用爱上别人的方式来决绝地告别。但她一次次地失败了,每当他打电话对她说想念时,她就控制不住地又回到了他的身边。而这次,已是她第5次离开,她说已经完全想明白了,要彻底地忘记他。

  我们自然而然地相爱了,渐渐陷入那张情网。她用丝丝柔情编织的网把我紧紧缚住,即使窒息,也心甘情愿。我明知道,她爱我绝没有我爱她那么多,但我能感受到她也付出了真心,并且一步步地尝试把一辈子托付给我。

  一个周末的晚上,我和安安正在烛光晚餐,气氛异常浪漫。安安身上的冰冷气质逐渐退去,反而增添了几分小女人的娇羞。

  远远地,一个男人慢慢走近,身姿颀长,五官俊朗,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眼里的风情,十分勾人,无论何种女人恐怕都无法抵御他散发的魅力。

  明明是陌生人,我的脑海中却清晰地跳出一念头:他是安安曾经深爱的人。果然,他俯下身子,凑在安安的耳边轻声说:“好久没见了,最近好吗?”安安整个人陡然变得僵直,目光有些涣散。他挑了挑眉,继续问:“这位是你的新男友吗?”安安低下了头,仿佛很愧疚的样子说:“不……不是,只不过是普通朋友罢了!”

  这一句话直直地劈进了我的身体,劈开了我的心。

  几天后,安安发来了一条短信说,她又回到了他的身边,她说对不起。我紧紧地握着手机,泪水模糊了视线,然后一滴滴地落在手机屏幕上。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,也许我们之间几个月的感情根本无法与安安的初恋相提并论。

  我听说他向安安求婚,我听说安安兴高采烈地准备当他的新娘。也许,他终于浪子回头,明白真正爱他的适合他的,只有安安。可我怎么办?我无法把她从记忆中抹去,以后的日子,让我如何一个人走过?

  又是一个萧瑟的黄昏,我走在江边的小道上,满心的孤寂和悲伤。在这里,我和安安曾经手牵着手,我曾折柳为她编花环,我们曾一起眺望夜晚的江景,相依相偎,而今一切都不复存在,只剩下回忆。

  正想着过去的事情,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转身,看到了那张素净而美丽的脸,她微笑地看着我,充满了柔情。我怀疑自己在做梦,可她身边的牧羊犬热情地扑了过来,差点扯坏我的裤子,那真的是安安。

  “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我有些结巴。“我来找你啊,都已经在这里晃悠好几天了,谁让你换了手机号码,换了单位,又不回我的邮件,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。”她笑着说。“我听说,你要嫁人了!”我苦涩地说出这句话。“不嫁了!”她回答得很干脆。“为什么?”我充满疑问。“因为,因为我发现那个人只不过是初恋的那个梦,我终于明白我真正爱的人不是他。”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