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保健康拴 » 正文

口述:我的处男身被女网友姐姐夺取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9:39:04  
那时我还是个落魄小青年,工作不如意、爱情没找落,在老乡群里认识了大我七岁的玫。她像个大姐姐一样,安慰我、鼓励我,让我感受到了家人般的温暖。我们逐渐熟悉起来,我也了解了她家里的状况:结婚七年,有个女儿,父母都健在。我问她老公的情况,她却说他很忙。我敏感的感觉到有问题,于是再也没问过,只关心她和她女儿。  那天我正在加班,突然手机响起,是玫,接起来“喂”了一声,就听见哭腔:“我是哪里不够好,你为什么有了小三还不够,还要去找小姐,最后连我的闺蜜也不放过……”听着她不断的哭诉,我放下手中的工作,打车到了她说的酒吧。  她比照片上还要漂亮,穿着红色的纱衣,在盛夏时节瑟瑟发抖,我握住她冰凉的手,拥着她走出去。她死活不肯说出自己的住处,我只好带她到了我的租屋。  喝了一杯蜂蜜水后,她稍微清醒了一些,开始说她老公的故事:她老公是个风流成性的人,刚度完蜜月就开始背着她猎艳,一年后已经毫不掩饰,她怀孕时还去找小姐,而且很与时俱进,什么裸聊、电话性爱……但凡有了新的玩法,都会去尝试。她为了女儿和父母一直忍着,直到今天,她将他和她离婚的闺蜜捉奸在床,就在她的卧室里,她崩溃了。 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一颗破碎的心,任何的语言都那么苍白,我只能紧紧的抱着她……  直到她哭够了,我的胳膊也酸了,她才不好意思的抬起头,说了声“谢谢”。然后她突然看着我,很认真的问:“小米,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”我说:“只要你开口,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。”我以为她说的是揍她老公一顿、或者绑架小三之类的。  然后她就扑上来吻我,带着缠绵和决绝,我们都明白彼此只见那是亲情,但我那时确实没有勇气推开一个心碎成万片的伤心女子。于是开始回应她。  那时我还没有性爱经验,是个没人疼的小处男,玫拉着我的手,穿过她的红纱衣,来到背后,教我解开她胸衣的扣子,然后把胸衣脱掉,我要脱她纱衣的时候,遭到了拒绝。她自己主动脱了短裤、内裤,然后帮我脱了裤子,她将我推倒在床上,坐在我身上,在我身上磨蹭,我感觉自己的欲望要涨裂了。看着她的丰满胸部在红纱衣下荡漾,我忍不住一个挺身,手上一个用力,将她按了下来…… 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,玫已经不见了,只留下一锅热气腾腾的粥,和一张“祝你幸福,我也会!”的纸条。打她电话已停机,QQ找她也不再上线。她就像一个红色精灵一样,来去匆匆,走出了我的生活。  但是我始终坚信,那个即使自己过得如此艰难,仍然给别人温暖的女子,一定会过得幸福的。  后来结婚、生子,我还是忘不了红纱衣的震撼,我很爱我的妻子,而妻子穿红纱衣时也很有魅力,但是我却永远不会告诉她,我曾经有过那样一段情缘。我会做一个好丈夫,让妻子幸福!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